不可转载,不要点赞我评论

【同人】天赐(张居正/谭纶,生贺)

简介:谭子理生日快乐!一个早就有的谭子理要为小戚去求老徐被小张半夜截胡的脑洞....终于写出来了当生贺23333。让我拿天赐当题目因为美人x2就是天赐23333


谭纶注意到,驿馆小二与他眼神交汇的刹那,似乎认出了他,然后迅速低下头,匆匆走开。

身在军旅的谭纶敏锐数倍于常人,见此情景心头一沉——这次匆匆来京,还是太冒险了,本是请托他人来做更合适。如今前浙直总督胡宗宪身在诏狱,生死难料,戚家军的将来也蒙上了阴影。浙直权力交接,新来的总督自是徐华亭的人,东南诸将权力是否仍能如胡宗宪在时一般尚未可知,戚家军超过其余军队额度的军饷已经暂停了。东南倭寇流贼仍未平定,此正众将舍生忘死奋战之时,谭纶终...

【点评】杨慎的状元制策

一直很好奇什么样水平的文章才能在爹是阁老的情况下当状元依然让大家服气?毕竟黑也是说老李漏题,说明也是认可文章写得好的,而不是靠爹的权势2333

(法外狂徒张三:勿cue)

于是让我不自量力点评一下小杨的状元制策,看完之后感觉不愧是他,确实比张三那篇强(张三:???)。

感谢在水一方 太太整理的文本。

制曰:

       创业以武,守成以文,昔人有说是也。然兵农一致,文武同方,其用果有异乎?文武之分始于何时,兵农之制始于何代?尝质者诸古矣,《书》称尧曰武乃文,于舜称文明,禹称文命而不及武,于汤称圣武而不及...

【同人】异梦(申时行/王锡爵,张居正)

简介:在 @安川 太太说王喜鹊深柜老张后开的脑洞,也是之前那篇托付(张居正,申时行/余有丁/王锡爵,夺情背景)的衍生吧,加入了喜鹊的视角。


“元辅。”

出神中的王锡爵忽然听得背后声响,转身见是申时行走过来,连忙起身做了个揖。

申时行拢过王锡爵的手,拉着他坐下道:“荆石,我们之间何需如此虚礼。”

王锡爵轻轻叹了口气——入阁不久他就有些心灰意冷,今时昔日,稍闲下来,就总有些情景挥之不去。

申时行当然明白他的心绪,轻轻抚着他的手道:“荆石,他人之心,岂可勉强。”

王锡爵一怔,抬头申时行正微笑地望着他,他很熟悉这样柔和的微笑,像浓淡得恰到好处的山水画一般让人舒服。申...

【同人】残章. 番外(王维桢/赵贞吉)

预警:当时写残章正文时,没有放进去的一些小剧场和刀子的另外一种捅法......不过脑都脑上头了,不写又觉得可惜,就放番外了


王槐野和赵大洲第一次见面之时,是赵大洲先搭的讪。

在任何场合长得高大白皙,神采奕奕都是有优势的,比如像王槐野这样,刚高中就收到不少邀约,榜眼孙升殿试后就请他去家里喝酒。孙升长他几岁,性情端庄沉稳,又是忠烈孙燧之后,他颇为敬仰,二话不说就跟孙升走了。孙季泉说他才学足堪翰林,让他一定要去馆选庶吉士。王槐野殿试落到三甲,有点受打击,已经做好外任的心理准备了,但经孙季泉这么鼓励,又恢复了心气,决定去试一试。

馆选那天,王槐野刚到,远远见一人跟自己打招呼,“槐野兄,这些日...

【同人】残章(王维桢/赵贞吉)

简介:很久以来又嗑到这么上头的cp,感谢 @月光杯  @安川 整理的资料,真的爆哭。王维桢=王槐野,孙升=孙季泉,都是嘉靖十四年的同年。9k多字的流水账,写完只觉,远远比不上历史本身带来的震撼。


南京城郊的山中,茅乾正在搭炼丹炉,赵大洲依约而至,对着一本炼丹经书开始忙碌起来。

两人以前外丹古书都看过不少,动手还是头一次,一时手忙脚乱,忙活半晌,总算琢磨出怎么控制炉火。赵大洲边忙边道:“少溪兄,好久不见鹿门兄了,不知他近来如何?”

茅乾叹了一声道:“他那个性子,上面不喜欢,也在朝中做不顺,罢官回家了。江南倭寇横行,正好同年好友胡梅林巡按浙江,找他...

【同人】托付(张居正,申时行/余有丁/王锡爵,夺情背景)

简介:以前想正面去写夺情一直没想好怎么写,直到最近疫情被关在家脑洞变多了......算是圆满一个想法,也好久没有正面去写老张了。写嘉靖四十一年这三位也是喜欢一些又塑料又rio的同年情233333想写一些老申的视角,以及余有丁早逝真是好遗憾.....毕竟是老张临终举荐入阁的人。以前用过这个题目但取名苦手也找不到更好的就这样吧.....


京城的秋日,碧宇清朗,流云萧疏。申时行回到家之时,还能借着余晖,在院中修剪盛放的菊花。金色的光芒流淌在妖紫色的花瓣上,是他喜欢的艳色。

申时行换了身藕粉色的宽松道袍,正饶有兴致地欣赏花,宋九匆匆而来,低声道“荆石先生急着找您。”

申时行闻言一蹙眉,放下剪...

【同人】夙愿(谭纶/俞大猷,谭纶/戚继光)

简介:脑了好久终于写出来了。写了好多想写的,比如虐到我的谭俞情深,还有谭戚在蓟镇一起飙(战)车什么的23333感谢b站大关毛太师的《李成梁》系列帮我补全了脑洞。


谭纶从昏蒙的梦中醒来,一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下意识望向床头柜子,上面放着一封信,熟悉的字迹。

原来自己还在蓟镇……没想到这场病惊动了太岳,信中太岳除了让他顾惜身体,还说他在蓟辽任职已满,打算让他回京总理京营,也让他着手准备交接之事。

谭纶自顾自笑了笑,京营那可是更大的烂摊子,张太岳啊张太岳,从来都是理直气壮地把他从一个火坑送进另一个火坑。

谭纶走到帐外深吸一口气,吃完道士的药睡了两天,总算感觉好多了,呼吸中终于不再带着血腥...

【原创】青冥行路(嘉靖中后期背景武侠).章七. 下

简介:完结啦完结啦,撒花,祝贺谭子理和小杨,从情绪上也想分一下上下章


章七 人世何为. 下


“无念,你说,咱们要去哪。”慵懒的美人晚起梳妆,年轻的侍者站在身后,手持长笛。

“主人想去哪就去哪。”无念笑道,“可主人,一直在往南走。”

无念煞将赵源清交予胡直之后,便返身去寻主人,等他赶到大战之地,主人正坐赤红枫树之下,尸山血海之中,随意哼唱一些曲子。只是气息断断续续,她已经没有气力了。无念见孙不让已死,便抱起主人,一路狂奔带她去求医。

孙不让死了,断金盟也散了,江湖风波暂息,或许幕后那人,已经无需利用者江湖了。听说严首辅逐渐失了圣心,而那位贵人已逐渐占据主动,...

【原创】青冥行路(嘉靖中后期背景武侠).章七. 上

简介:两位小姐姐的ending分上下发,有点长


章七:人世何为. 上


赵源清醒来之时,眼前人正急得在帘外走来走去。她想抬手去撩帘子,可全身哪都疼,只能有气无力地喊了句,“庐山先生……”

帘外人惊喜万分,又不好意思撩开帘子探看,只跽坐床边道:“小师姐你可算醒了,你怎么伤成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

“救我的那个人呢?”

“他来驿馆,把你的信物给我,然后带我出城找到你,就不见了。你伤得太重,我得再找大夫帮你看看。” 

驿馆中之人正是胡直,他曾随唐顺之学箭,可惜学得不太好。赵源清看过他学箭,笑称他手笨动作不协,要年长她十多岁的胡直叫她师姐。胡直不好意思,赵源清就...

【原创】青冥行路(嘉靖中后期背景武侠).章六

简介:打架打架...双女主浴血奋战,估计还有1-2章完结


章六 血火

密林寂静,月光明晦不定。赵源清担心对方突袭,始终用匕首抵住脖颈,四周人不敢妄动。以前曾听师尊说,他曾在病重之时,生死之际,了然许多关窍,现在她算是断了恐惧,可断不了牵挂。

东方露白之时,马蹄声近,惊起林中飞鸟。她知道是孙不让来了,比她想象的快一些,看来还挺心急。

赵源清冷笑一声,站起身,看着走过来的孙不让道:“孙盟主,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玄溪子,别来无恙。”孙不让倏然现身,停在两步之外,手中长枪抵在赵源清胸口道:“如果你愿意配合,留你一命未尝不可。”

“孙盟主是否好奇,为何近来大宗师在江湖销...

1 / 17

© 于可远的谷山笔 | Powered by LOFTER